约定入网商户只与其独家经营

2020-07-21 03:49

吴经理解释,公司曾经也说过这个问题,“这是其他外卖平台的员工来美团上班的人,但是这名员工已经在美团入职,导致美团背了黑锅。”

免责声明:

“我赚得少,肯定让利活动做得少啊,长期以往,如果美团真的‘垄断’了,那么昆明的外卖用户再也无法体会到竞争带来的好处了。”

“对于任何一个商家来说,都希望跟更多的外卖送餐平台合作,希望自己的客户越来越多。我这个想法没有错吧?”郑先生告诉我们,考虑到与美团的合作马上就要到期了,2017年12月15日左右,他将另一家外卖平台也纳入了自己的合作范围。

多位餐饮老板表示,虽然合作上有了独家合作的约定,但他们还是希望美团方面能够尊重市场竞争,不要搞店大欺客,早日取消这样的条款。

刚刚与另一家外卖平台合作了三天,郑先生就接到了美团的电话称,警告他们只能与美团独家合作,如果不及时关掉另外一家在线外卖订餐平台,那么美团就会将把他们的产品做下线处理。

2017年6月12日,工商管理部门认定,美团网利用自身优势,阻碍、胁迫他人与竞争对手发生正常交易的行为,属于不正当竞争行为。

提供爆料的多个昆明商家都曾经向反垄断部门等进行过反映,但至今困扰他们的问题都没有得到圆满的答复。

同时,美团网以不提供美团外卖服务、不签协议等方式迫使商家签署外卖服务合同中选择“只与美团外卖进行外卖在线平台合作”这一补充约定。

※以上所展示的信息来自媒体转载或由企业自行提供,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网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网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果以上内容侵犯您的版权或者非授权发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记者追问,为什么昆明商家投诉的这个情况,和去年浙江、河南被曝光的情况几乎一模一样呢?

因此,金华市场监管局根据《浙江省反不正当竞争条例》依法予以处罚。

据报道,美团网在金华地区,以“合作承诺书”的方式,要求入网经营者签订协议,约定入网商户只与其独家经营,将享有服务费价格优惠。如商户违反约定,美团网则将收费标准调高。

同时在多个外卖平台开餐馆,果然生意好了起来,郑先生很高兴,可是难以预料的事情发生了。。。。。。。

周老板的公司在云南有150多家连锁门店,几乎覆盖了全部的商圈和cbd,公司名气响当当,线上外卖做得也很好,单单昆明就有70多家店与美团进行了合作,有20家店除了与美团合作外还同时与另外一家送餐平台进行了合作。

同是去年8月,郑州多家外卖商户被美团下线,媒体曝光后,这些商家的网店陆续重新上线。。。。。。

有同样烦恼的还不止郑先生。昆明饮品行业一位老总周先生面临同样困惑。周先生是美团的“老客户”,双方之间的外卖送餐合作了三年。

老郑说,昆明餐饮市场竞争激烈,生产很难,大家尽心竭力把这在线订餐业务做好,为了保证客户体验,员工平时全程在线,负责下单的那个人,连上厕所的时间都拿着手机监控后台,兢兢业业运维着线上餐馆。

虽然问题缓解了,但郑先生耿耿于怀,如果只跟一家订餐平台搞独家合作经营模式,餐馆客户资源无法扩展,即便对于客户来说也是一种损失。

老周和老郑的遭遇不是个案,很多昆明餐饮公司负责人给我们提供了与美团员工的聊天截图和沟通内容,内容大同小异,围绕“独家合作”聊得很不愉快,这些内容,经核实确系美团员工发来的。、

“真的很气愤,但是我们沟通都找不到地方。”郑先生坦言,由于跟美团合作的时间长,客户比较多,没有办法,他们只能把另一家外卖平台在线订餐关闭了。

根据昆明商家提供的合作合同,记者拨通了“美团外卖”合作协议上记载的一名苏姓工作人员的电话,试图进一步了解相关情况,但电话一直没人接听。

在受访者提供的与北京三快在线科技有限公司签订的“美团外卖服务合同”上,在合同的补充约定中明确约定:“只与北京三快在线科技有限公司进行外卖在线平台合作。”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中国企业新闻网:020-34333079 邮箱:cenn_gd@126.com 我们将在24小时内审核并处理。

巧合的是,这些备受困扰的老板都是“大老板”,都在昆明拥有多个餐馆或连锁门店,或者管理着昆明大型餐饮公司,他们对外卖平台的选择,在昆明餐饮市场的份额竞争意义重大。

吴经理坦言,如果商家与他们签订了合作协议,有选择了“独家合作”,事后,商家有与其他平台同时合作的情况,那么,商家就没有按照合同的约定履约,他们也不会对商家进行强制下线,只是商家不能享受战略合作伙伴(vip)的优惠政策。